新闻动态


两个无能的德国人,来到中国以后……

时间:2018-06-11

11.gif


德国教育世界闻名,

深受人们推崇,

可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下,

却有两个“无能”的德国人。

他们都跑到中国发展、赚钱,

可却全都失败了,

最后愤怒、黯然地离开了中国!

究竟他们在中国发生了什么……


第一个德国人叫西洛特


1.jpg


出于对中国文化的向往,

西洛特来到了中国,

苏州一所私立学校当外教,

一干就是8年。


8年光阴,想必,

他对中国感情更深厚了吧,

没想到他却越来越失望,

最终在春节前选择离职回国。


可学校给他的待遇并不差,

他教出的学生成绩也很好,

为何会如此呢?

直到临走前,

他才向朋友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2.jpg


他说,德国孩子都是十分快乐的,

9:30上课,下午3:30就放学了,

家庭作业很少,甚至没有,

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创造力。


而在中国,他看到的是,

中国孩子每天5点多到校,

晚上6点多离校,

家长很疲惫,老师很疲惫,

孩子更疲惫,每天无精打采。


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于是,为改变这种状况,

多次向校长提议少上课,多娱乐,

可校长听了,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全国各地学校每天都拼了命地,

比分数,比成绩,比升学率,

如果落后,学校就可能倒闭,

学校实在冒不起这个风险。


3.jpg


在中国,他还看到,

4岁的孩子就在背诵拼音,

5岁就在做加减法,

而德国的孩子8岁了,

连最简单的1+1=2都算不清楚,

只会播种,栽花,玩玩具。


但他们在玩中学会了,

创造、独立以及思考,

18岁后,能力就会变得非常出众,

甚至比中国28岁的人更强。


4.jpg


有次,西洛特把英语试卷给学生做,

全班平均80多分,

一周后,再把同样的试卷给学生做,

平均分只有70分,

可见大部分中国学生都是短暂学习,

他们没有真正地学会知识!

就像跨栏竞赛者,越过眼前的栏后,

就身心疲惫,再也无法重新翻越。


他痛心地呼喊:

真正的教育,

应该是受教育者完成学业后,

走向工作后,才开始真正的跨栏!


5.jpg


他还觉得,

中国的学生缺乏人性关怀教育,

有些政治教育别无用处,

孩子们看不懂,

连老师自己都搞不懂,

只是为了应付考试。

可人性是人格的基础,

缺乏人性体验和认识的人,

又怎么形成健全的人格呢,

连健全的人格都没有,

又拿什么爱自己,爱家人,爱社会呢?


8年时间看到如此种种,

西洛特彻底愤怒了:

中国教育是把人最珍贵的年华,

付之毫无意义、

毫无发展价值的学习内容上,

而不舍得花费一点点时间去讨论和思考。

记忆成了学习的唯一方法,

高压成了教育的唯一手段,

保护成了成长的唯一措施。

这种负成长的教育模式,

其实是对人性的一种摧残,

是对人类的极大犯罪!


他为不能改变这些情况感到很内疚,

甚至每天起来请求神的宽恕,

在心灵的煎熬下,他离开了中国,

最后留下的一句话是:

“我一辈子也无法在中国看到真正的教育,

我为中国的未来深深担忧!”


6.jpg


第二个德国人和西洛特相比,

他在中国的生活就差多了,

人到30岁,仍一无所有,

还躲到了一个中国的小山村,

但他一待就是将近20年,

可最终,他居然也选择了离开……


他的名字叫,卢安克


7.jpg


1968年卢安克出生于,

德国第二大城市汉堡,

中学毕业后,他做过,

帆船厂工人、教练,还当过兵,

后进入汉堡美术学院攻读工业设计。


1990年他第一次到中国是因为旅游,

之后就留了下来。

在中国久了,他越来越发觉,

中国教育好像只是为了,

满足一种被社会承认的标准,

在中国不管是农村和城市,

都有一个普遍的问题,

那就是,太着急。


8.jpg


2001年,

他来到广西东兰县坡拉村林广屯,

以每月10元的价格租了房子,

开办学校,给失学的孩子上课。

当时的林广屯不通电话,也不通公路,

这的人都拼命想往外逃,

而他却一头扎进了这里。


他在板烈村的支教完全是志愿服务,

靠翻译书籍和父母的资助生活,

一个月一百块的生活费。

村里没有肉,他就跟吃红薯苗,

他的脚大,甚至买不到合适的袜子,

县里的官员说要给他开工资,

可他也拒绝了。

当时他已经30多岁了,

没家,没事业,没孩子,

是真正的一无所有。


在村民眼中,卢安克就是洋雷锋,

是来帮中国人搞教育的,

老人和小孩都亲切地叫他,

“卢老师”或者“老卢”。


9.jpg


村里有时会也会来些志愿者,

他们总喜欢让孩子宣泄痛苦,

意识到城乡差别,渴望脱离贫困。

可他却不认同这种方式,

他觉得孩子们会因为,

改变不了现状而更加痛苦。

在这个信仰迷失的时代,

孩子没有可靠的信仰对象,

也就没有归属感。


10.jpg


归属感才是教育的重中之重,

只有一个人归属一件事,

一群人,一个社会,

才会发自内心去照顾它的愿望,

创作就是建立归属的方式。


11.jpg


爱戏水的学生们突发奇想,

说想在学校建个游泳池,

他就让学生们自己去考察设计,

让孩子们亲自参与到创造过程中。

他一点也不担心学生会弄成什么样,

他说作为老师不应该对学生,

有所想象,有所期待。


他还带领学生们一起动手,

创作拍摄科幻电视剧《心镜》,

孩子们变成一个剧组,

自己制作道具,分别表演不同角色。


电视剧的主人公,容承,

他没有任何超能力,

他的力量就在于能够接受一切的,

压力、攻击、羞辱、困境。

而扮演主人公的男同学,牙韩运,

他平时在班上就是威风凛凛的老大,

很调皮,爱用武力征服别人,

大家都很担心他能不能演好,

没想到他不仅很专注地扮演角色,

而且从冰冷的淤泥里出来时,

一句抱怨也没有,

因为他从荣承身上明白了一个道理:

人的强大不是征服了什么,

而是承受了什么。


卢安克将这个剧刻成光碟,

分给每个孩子一份,

成了他们宝贵的童年回忆


12.jpg


他还经常让孩子们一起,

钢琴上乱弹旋律,

一人一句组成歌曲,

他说,创造本来就是乱来。


这样的教育方式,看起来随意,

其实背后有着深刻的哲理。

从前孩子们认为在这种地方长大,

命运是不可能改变的,

所以也不再追求创造什么。


但卢安克让孩子有了归属感,

懂得如何创作,他们将来,

不会担心自己可能会被抛弃,

因为他们可以自己创建。


13.jpg


贫穷的板烈村基本都是留守儿童,

他们内心自卑,负面情绪重。

于是,他每天去一个学生家,

轮流与他们生活,充当起“家人”角色。


这里的村民们爱喝酒、打牌,

学生们也有样学样,

他深知人都是依赖环境,依赖团体的,

仅靠教育手段,

无法改变学生的一些坏习惯。

于是他每当有村民喝酒、打牌时,

他就默默在一旁埋头写书,

让学生们看到,在一样的环境里

他能做到跟环境不同的东西。

学生看到了,就会想,

为什么他能做到,而我做不到?


他还会陪学生一起爬树,抓泥鳅,

在泥巴里打滚,

甚至花几个小时去犁地,

他觉得语言很多时候是假的,

一起经历过的事情才是真的。


14.jpg


出爱者爱返,

福往者福归。

 

他无私奉献自己的爱,

深情地为孩子们写道:

“作为老师,我无法给你定下一个目标,

我想做的只有陪伴着你,

一起在寻找的路上。”


15.jpg

16.jpg


他与孩子们的关系很亲密,

不少孩子会爬在卢安克身上介绍:

“他是卢安克,我们都叫他老卢,

老卢就是我爸爸。”


17.jpg


渐渐地,他已经在这个贫苦的中国农村,

待了近10个年头。

这期间在村里还发生过一次严重车祸,

他的脊柱被压缩了三厘米,

人们问他为什么还不选择离开

他说他把自己的命,

已经全部交给了学生,

走了,他的命也就没了……


生命真正的乐趣,

是当你沉潜于某一事物,

完全忘我的刹那。


18.jpg


多年后一个德国人,不远万里,

十年如一日,不拿一分钱,

扎在中国偏僻小山村支教的故事,

引起了媒体巨大的关注。

但媒体的关注,让他不堪重负

他不愿意接受采访。


19.jpg


后来到了2013年,由于签证失效,

又没有稳定的工作,

他面临被驱逐出境的风险。

再加上同在山区服务多年的,

一位女志愿者与他结了婚,

妻子到了希望安稳的年龄,

也害怕卢安克的理想主义会被他人利用

希望他去城市里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离开前,一向躲避媒体采访的他,

破例接受了央视《看见》节目,

柴静的采访。


20.jpg


采访完卢安克后,

柴静在博客里写道:

“面对卢安克,我土崩瓦解。”

过去她脑中奉为常识的东西,

突然发生了动摇。


卢安克对待孩子的方式,

更像是一种陪伴,而不是教导。

他认为,“体会”比“知识”更重要。

“不管是成人,还是孩子,

真正的教育,是‘自己教育自己’

‘知道’和‘体会到’是两码事。”


卢安克曾经在博客里,

大篇幅批评和反对中国标准化教育,

反对整齐划一的校园,

反对“让人心死去的”教育理念,

他曾经跟现实世界里的问题较着劲,

但现在,他不想改变了

“如果带着改变的目的去做事,

那就不用去做了。

我不想改变,也就没有压力。”

柴静问他:“不想改变,

那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他说:“改变不是目的,

也不是我的责任,但改变会自然发生。

他甚至强调,作为老师,

不应该对学生有所想象,有所期待,

想象学生该怎么样,

总是把他们的样子,

跟我们觉得应该的样子进行比较,

这是中国教育上最大的障碍。


21.jpg

他说他也不是英雄,

之所以接受采访,是因为:

不敢让别人看到,

你是如何做着自己所喜欢的事,

别人就会认为,他们也不能做到。

他是为了让更多人能随心而活。


孩子们得知他要走的消息后,

一人一句写下歌词组成一首歌,

“我孤独站在,这冰冷的窗外……”

“好汉不需要面子……”

平时很皮的一个孩子忽然说,

“要不要听我的?”

他说出的歌词让柴静大吃一惊,

柴静捉住他胳膊让他再说一遍。


他说:

“我们都不完美,

但我愿为你作出,

不可能的改善。”

柴静追问:“你为谁写的?”

“他!”孩子指向卢安克……


22.jpg


在做完《告别卢安克》那期节目后,

柴静在博客文章中写道:

“卢安克给人的不是那种,

会掉眼泪的感动,

但他会让你呆坐在夜里,

想‘我现在过的这是什么样的生活’。”


已经45岁的卢安克,

将自己33岁到45岁的大好年华,

都留在了中国这个偏僻的小山村,

然而这次,

他不得不考虑家人的感受,

2013年冬天,他离开了板烈村,

这一次,他没再回来,

从此在舆论视野中销声匿迹......


23.jpg


他是个无能的凡人,

败给了时间、身份、牵绊,
但他却是个有力量的老师。


他说,

如果一个人为了他的家 ,

那么家人就是他的后代 ,

如果一个人为了他的学生 ,

那么学生就是他的后代 ,

如果一个人是为了人类的发展 ,

那么人类就是他的后代。


作为一个外国人,

我管了一些自己不该管的事情,

这让中国人感觉自己的自尊受到伤害,

我是不应该管留守儿童的事情,

但是如果我放弃的话,

我的学生会很难过。”


这是2010年卢安克关闭自己微博,

删除所有的博文和图片时,

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他带着遗憾,离开了……

西洛特和卢安克,

两个德国人都走了,

却给我们留下了,

对当今中国教育的无限反思,

也许他们回到德国,

能重新施展自己的抱负和理想,

但我们中国的孩子,

又该何去何从呢?



2018年12月PMI-ACP认证考试培训报名

2018-10-13
2018年12月PMI-ACP认证考试培训报名


2018年12月PMP认证考试培训报名

2018-10-13
2018年12月PMP认证考试培训报名


智慧沟通与公众演讲精品课【免费分享】

2018-09-04
智慧沟通与公众演讲精品课【免费分享】


如何从技术牛进阶管理咖 - 中国ITIL第一人技术分享会【免费分享】

2018-08-31
如何从技术牛进阶管理咖 - 中国ITIL第一人技术分享会【免费分享】


ActNow演讲俱乐部8月活动【免费分享】

2018-08-30
ActNow演讲俱乐部8月活动【免费分享】


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必备常识及风险防控【免费分享】

2018-08-29
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必备常识及风险防控【免费分享】


创业创新管理孙子兵法【免费分享】

2018-08-28
创业创新管理孙子兵法【免费分享】


中国红十字会急救员培训【免费分享】

2018-08-25
中国红十字会急救员培训【免费分享】


哈喽,情绪!— 如何与我们的情绪沟通【免费分享】

2018-08-23
哈喽,情绪!— 如何与我们的情绪沟通【免费分享】


英语角 - Cocktail Tasting 清凉鸡尾酒【免费分享】

2018-08-22
英语角 - Cocktail Tasting 清凉鸡尾酒【免费分享】